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民生新聞網 > 明星八卦 > > 正文

居延海 漾清波(大江大河·黑河(下))

2020年05月02日 08:18 來源:未知 手機版

601669,韶山旅游景點,好看的抗戰電視劇

本報記者 吳 勇

受黑河水滋養的胡楊林,煥發出勃勃生機。本報記者 吳 勇攝

核心閱讀

東居延海連續16年不干涸,候鳥多了,額濟納綠洲的面積也增加了……黑河調水工作啟動以來,累計輸入額濟納綠洲的水量為132億立方米,曾被視為風沙策源地的額濟納旗,又恢復了生機。

一開腔,濃濃的四川口音就表明了廖云坤不是內蒙古本地人的事實。一個川妹子,為啥來內蒙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巴彥陶來蘇木定居,還當上了昂格茨音陶來嘎查的黨支部書記?令人好奇。

“因為喜歡這里天大地大,20多年前,我選擇留在這兒。近些年,黑河年年有水,胡楊越長越好,旅游收入逐年提高,我要帶著農牧民一塊兒賺錢!绷卧评じ纱嗬涞脑捳Z,透著她爽快的性格。用她的話說,黑河水帶來了好生態,成為當地人增收致富的幸福之源。

截至3月27日,黑河調水工作啟動以來,累計輸入額濟納綠洲的水量為132億立方米。東居延海連續16年不干涸,額濟納綠洲、天然胡楊林面積持續增加。

斷流,綠洲消逝

1991年,23歲的廖云坤第一次踏上額濟納旗的土地。僅用了3個月時間,她就作出了一系列很需要勇氣的決定:閃婚、遷戶、定居——她嫁給了當地的蒙古族漢子茹吉剛,成了昂格茨音陶來這個農業嘎查的一名普通農民。

一家4口、9畝地,只夠填飽肚子,丈夫就在附近的螢石礦山開拖拉機貼補家用。雖說日子過得緊巴,可勤勞的廖云坤一點不覺得苦。

但她到額濟納旗時,恰逢黑河斷流。1992年,東居延海完全干涸。沙塵暴肆虐,行事果斷的廖云坤開始質疑自己當初遷居的決定,“說實話,日子苦點累點都不算啥,但沙塵刮起來,兩個人站對面都看不見。緊閉門窗,桌上地上也到處是細沙。有一次,我真是受不了了,蹲在沙地上眼淚止不住地掉!

歷史上,額濟納旗曾森林茂密,水草豐美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黑河額濟納段還是常年流水,每年流入水量在10億立方米左右。那時,額濟納河下游的西居延海、東居延?胺Q“大漠雙璧”。出生在東風鎮額肯查干嘎查的烏日嘎告訴記者,在她小時候,黑河汩汩流淌,草原碧綠豐美,“我父母趕著駱駝過河,水能沒過駝峰”。

隨著時間推移,黑河下游河道逐漸斷流,西居延海、東居延海缺少黑河水注入,分別于1961年和1992年完全干涸。這也是額濟納旗生態惡化的起點。

20世紀80年代到2000年前后,額濟納綠洲范圍內,植被覆蓋度大于70%的林灌草甸草地減少約78%,草本植物從200多種減少到80余種;原有的26種國家級保護動物,9種消失、10余種遷移他鄉。黑河斷流帶來的生態惡果,并不局限于額濟納綠洲。隨著綠洲加速向荒漠化逆轉,大風卷積著額濟納的黃沙一路向東。2000年初,我國北方地區連續8次遭受大規模沙塵暴襲擊,影響涉及國土面積200萬平方公里。

拯救額濟納綠洲,迫在眉睫。

調水,重獲生機

鄧銳清今年33歲,在他的記憶中,到干涸的黑河河灘上玩沙子,占據了他不少的童年游戲時光。

他的父親鄧吉友當了一輩子水利干部。為了水,鄧吉友讓兒子鄧銳清學了水利。大學畢業后,鄧銳清回到額濟納旗水務局工作。如今已是旗水務局副局長的鄧銳清,干起工作來,再也不像父親當年那樣艱難了!耙驗閲覍嵤┖诤痈闪魉空{度和全流域水資源統一管理,水的問題解決了,現在我們的工作重點,主要是怎么把水利用好!编囦J清笑道:“現在我再想帶著孩子去河灘玩沙子,已經不行了。因為河道有水,人早就走不進去了!

“這些年來,進入額濟納綠洲的水量累計132億立方米,累計灌溉面積超過1400萬畝。特別是近4年,連續每年達到110萬畝。東居延海連續多年碧波蕩漾!编囦J清說。

本站所有文章均來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點公開內容,如有侵權或表述不當,請聯系并標明身份和情況后立即刪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043093.live/mingxingbagua/1782740.html

本文標簽:黑河 額濟納旗 綠洲 調水 斷流

下一篇:三亞天涯區西島美麗漁村建設如火如荼 村民在家里吃上“旅游飯”

上一篇:鹿泉驚艷世界!第二屆石家莊市旅發大會精彩開幕(圖)

熱門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