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民生新聞網 > 游戲娛樂 > > 正文

行走西藏(三章)

2019年12月30日 17:55 來源:未知 手機版

城陽搬家,整體櫥柜圖片,信陽區號

天湖納木措

只是輕輕地望了一眼,就注定了我與你今生的緣分。

忘記了零度之下的寒冷,忘記了山頭雪花的紛飛;忘記了超過五千米的海拔,空氣的稀薄,呼吸的困難。

納木措,一滴巨大的藍,將我鎮住。這原純的藍,高原的藍,直接將我記憶中的所有顏色刪除,只剩納木措藍。

她的藍鋪天蓋地,從眼前向著遠方漫延,直抵遠方念青唐古拉雪山腳下。

納木措湖雄踞在藏北高原,廣闊的草原環繞四周,高峻的岡底斯山脈和雄偉的念青唐古拉山脈屹立在她的身旁。

俯瞰納木措湖,它像一面巨大的藍色寶鏡,鑲嵌在遼闊的藏北草原上。這藍色的寶鏡,照天空,照日月星辰。

她是神的化身。是帝釋天的女兒,念青唐古拉的妻子。念青唐古拉山是一座神山,納木措湖是一座神湖。他們是西藏最引人注目的神山圣湖,相守相依,不離不棄,是生死相牽的情人和夫婦。念青唐古拉山因納木措的襯托而顯得更加英俊挺拔,納木措因為念青唐古拉山的倒映而愈加綺麗動人。他們是美麗愛情的化身。湖水的每一滴晶瑩,都是她們忠貞愛情的見證。

納木措,世界上海拔最高的“天湖”,佛教圣地的神秘外衣,預卜兇吉禍福的傳說,讓她在人們心中的海拔不斷增高。

轉山、轉湖、轉佛塔。相遇前來轉湖的人們,他們從遙遠的地方來,只為心中的心愿。站在納木措湖的岸邊,聽著從遠處飄來的藏歌,這歌聲蕩起我心湖的漣漪,隨我的思緒向著遠方漫延。

這湖、這山、這人、這歌,在納木措巨大的藍色里,在藏北深藍的天空下,鑄就永恒。

納木措,我只是輕輕地想念你,就沉醉著不想醒來。

拉薩河

系在念青唐古拉山南麓,從高到低飄飛而下,,在西藏高原涌動。

冰川里寒冷的泉眼,流出純潔的玉漿。初心告白天地。

伸入大地的支流,像搏動的脈絡,成就高原的粗獷、博大、豪放。熱烈與冷峻,肥沃與貧瘠,共生依存。

一條西藏高原心臟的大動脈,主宰一片大地的榮生或死寂。公元633年,吐蕃贊普松贊干布遷都拉薩河谷,一條大河托起一座日光之城。一條河流的前世與來生,一座城用新生來連接。

牦牛與青稞,黑頸鶴與雄鷹,相遇于河岸,魚兒與禿鷲或對視于某個時刻。青稞酒、酥油茶與藏歌,一同憨醉于河岸的黃昏或夜晚;鍋莊舞引來星星的圍觀,最亮的那一顆竟然忘了歸路,不分夜與晝。

一條河流與一座城是一對戀人,相互依戀又相互襯托。河流啊,它托起一座座村莊,一縷縷炊煙,托起歌聲與嘆息;它托起一座城池的榮光與夢想,托起裊裊梵音與誦經的虔誠。

經幡高揚于廟宇與山峰,一襲歌聲緊貼于水面。拉薩河以卑微供養眾生,以高貴拒絕矯情,以坦蕩告訴遠方。

親近一條河流,親近水草、沙石,親近河鳥的呢喃,一條河流無比溫柔與可愛,在心中蜿蜒潛流又澎湃向前,生命之歌生生不息。

僧衣與梵音低于水面,托起朵朵蓮花般的笑容,一條河流舉起一座城池的愛意,與未來。

日光城的陽光與哈達一樣圣潔,一條河流被梵音泡浸,慈愛的光芒飄溢水面。

遠方與未來,一條河流用愛訴說,源源不斷。

青稞

風從高原來。

青藏大地,穿上了季節的盛裝。

我站立廣袤的田野,看青稞金黃滿地。

我手抓著一株金黃的青稞,像抓著一根金黃的骨頭,它有沉甸甸的重。

芒刺足夠的鋒利,刺破層層的季節,逼視每一縷閃過的光芒。

青稞根系深扎緊抱大地,如同我的鄉親深戀村莊,世代不移。

我的鄉親把家園安放在廣袤的田野旁邊,放牧著牛羊,種植著青稞和一些樸素的理想。

我知道青稞的理想,它們想看高低錯落的房子,炊煙高過遠處的山巒,遠看山坡的羊群白過天上的云朵,村口的廟宇梵音飄遠,眾鳥歌唱。

這也是村莊的理想啊,和青稞一樣,純粹、樸素。

本站所有文章均來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點公開內容,如有侵權或表述不當,請聯系并標明身份和情況后立即刪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043093.live/youxiyule/1289557.html

本文標簽:唐古拉山 青稞 梵音 河流 托起

下一篇:貴州省社會科學“學術先鋒、學術先鋒號”命名暨學術交流會在貴州師范學院舉行

上一篇:課題研究計劃助力西藏藏醫藥科研能力不斷提升

熱門排行